紡織工人要被逼下崗?襯衫52道工序65%出自“縫紉機器人”

時間:2019-09-24 13:49:50 來源:互聯網 閱讀:0

近日,廣東溢達的RPA報關機器人也投入使用,成為全國首個在出口報關業務上應用運行的RPA機器人,處理時間縮短90%。佛山高明區共有40家規模以上企業應用機器人,全區機器人應用已超過400臺。

服裝工廠:生產狀態不再傳統

紡織工人要被逼下崗?襯衫52道工序65%出自“縫紉機器人”

上圖:廣東溢達針織布廠的機械手臂(針織自動驗針機),這家制衣企業,針對各個工序自行研制開發了25種自動化設備。如今在這家企業,做一件梭織襯衫全部52道工序,有65%出自這些“縫紉機器人”之手。

位于高明荷城的溢達制衣廠是廣東溢達紡織有限公司較早設立、也是較早探索縫紉自動化的工廠。車間里,那種幾百上千臺縫紉機棋盤一樣排成一大片,每個縫紉機前坐一名女工,低頭凝視、手腳并用、可勁兒忙活的壯觀景象,如今已經很難看見了。

在2樓的自動化制衣梭織車縫車間,一條由機械手、電子眼等各種部件組成的自動化生產線,將拉筒、修剪頸窩、壓燙粘樸、開鈕門四道工序連成一體,在電腦程序指揮下精準運作,不出30秒,一件襯衫的左前幅就一氣呵成地做出來了;

而過去“唱主角”的制衣工,現在倒成了“打下手的”,有的給機器送料,有的監控設備參數,狀態輕松而悠閑。

制衣機器人如何解決行業難題?

紡織工人要被逼下崗?襯衫52道工序65%出自“縫紉機器人”

眾所周知,在國內外整車、手機等制造上,全流水線的自動化已經屢見不鮮,而一到制衣行業,機器馬上就“欺硬怕軟”—— 由于面料柔軟,延展性強,機器如何實現面料分層與抓取,如何在推移固位時避免拉扯形變,如何在裁割車縫時實現精準定位,等等,是全世界紡織行業的共同難題。

近年,溢達集團啟動大規模自動化制衣生產技術研究與應用項目,邊試邊改,“摸著石頭過河”。鼓搗了大半年,公司第一臺自動袖側機應運而生。

“傳統上,做這個襯衫的袖側非常難,必須手工折出一個等腰三尖;折疊后條紋還要和整條手臂對上,連成一線。我們稱為A1級工序,過去一個熟手工要培訓至少半年。”制衣廠高級經理張雄顏介紹。

而現在,制衣工人只需按標準規程把布料擺好,“喂”進機器,剩下的就不用操心了。過去一個熟手工一天工作8小時,只能做300~500件;而她一人“伺候”兩臺機,一天可以做1800件。生產效率從87%提升到108%。

像這樣各種功能的“縫紉機器人”,溢達已先后投入使用了1600多臺,將全集團梭織(以襯衫為主)和針織(毛衫、彈性較大的T恤等)制衣的自動化率分別提升到65%和35%。

工人:工作狀態不再傳統

制衣車縫行業有句行話叫“腳不離車(衣車),手不離片(裁片)”,因為在車縫過程中,操作工需要用腳來控制衣車的速度,而手部需要高度協調配合,完成更復雜的操作。

“別說車縫,就是釘紐扣這么簡單的工序,都不是那么容易干的!”從一線女工成長起來的張雄顏對此深有感觸,“以前工人一天幾千個紐扣釘下來,常常頭暈眼花,手指頭都起水泡。”

工人更輕松,工作的技術含量更高,產品品質也更加穩定。溢達楊梅制衣廠梭織總經理介紹,工廠車縫的一次性通過率從過去的85%提高到現在的94%左右。

在推進自動化改造過程中,溢達在確保員工收入不受影響的前提下,還鼓勵工人結合生產實踐,提出優化改造的合理化建議。越來越多的工人擺脫了單純的雇工角色,主動參與到“縫紉機器人”的研發中。

紡織工人要被逼下崗?襯衫52道工序65%出自“縫紉機器人”

上圖:制衣、箱包等勞動密集型企業,必須找到更具柔性特征的“新自動化”從而彌補勞動力紅利消失的空白。

溢達集團,中國面料加工生產和服裝代工的隱形冠軍,客戶包括亞馬遜、耐克、拉夫勞倫、湯米、香蕉共和國等諸多世界知名品牌。一年生產超過1.1億件襯衫成衣。

溢達的制衣車間在向外界展示著紡織服裝——這個最傳統的產業所發生的巨大變化。廠區里,AGV自動駕駛運貨機隨處可見,大門、電梯全部智能感應,站在電動平衡車上的工人穿梭在每一臺機器生產線上。

溢達集團全球有5.5萬名員工,在佛山有2.2萬人,最多時佛山有3萬多名員工。這一定程度上與機器自動化的出現相關。

溢達的生產自動化進程早就開始了。

集團2018年收入達到13.6億美元。強大的實力,讓它能更自主地進行智能制造、柔性生產的嘗試。這家公司現在連布匹疵點的檢測都用帶有照相機的機器人來做了。

紡織工人要被逼下崗?襯衫52道工序65%出自“縫紉機器人”

溢達針梭織面料廠、紡紗廠、扎花廠等前端工序都基本實現自動化,也早已實現標準化、模塊化生產。

從棉花、紡紗、面料、襯衫到輔料,一件成衣大致要經歷這五個部分才能完成,這五個部分基本上都可以使用機器人,但是其中的車縫制衣生產環節,傳統意義上只能使用熟練工,因為制衣車縫的時候,布是軟且透氣的,機器人很難像抓起一個螺絲、一塊金屬板一樣快速靈活地縫制。

因此,制衣自動化是溢達目前重點攻克的。

溢達研發和使用機器人的高峰發生在近五、六年。原因還是成本和效率。這對于一家主要做出口代工的成衣企業來說,至為關鍵。

負責人總結說,“這十八年發生很多變化。外部最大變化是人力成本上漲、人民幣升值。工人工資,2018年約是2008年的2.25倍。生產端最大變化是定制化需求越發明顯,訂單逐年變小。

歐美是溢達的主要市場,原來訂單都比較大,這兩年訂單開始變小了。美國訂單在2013年以前占比約45%,2018年降低到了39%。

紡織工人要被逼下崗?襯衫52道工序65%出自“縫紉機器人”

溢達的機器設備主要都是國外買進,鮮少能見到國產品牌。而實際使用中的機器人生產線很多是國外機器設備供應商和溢達的設備研發人員、一線工人,甚至訂單客戶一起研發的。

在溢達,這種應用型的創新隨處可見。比如排線機生產線,一排2000多根針,原來需要熟練工把各種配色的線一根根穿進針眼,非常花時間,現在機器穿,需要一個小時。

溢達梭織面料廠副總經理田柱安說,“這不僅是節省了多少人力,而是降低了工人的勞動強度,提高了生產的穩定性。因為機器不會看花眼。”

在佛山高明的溢達梭織面料廠整經車間里,一個又一個一人多高的自動化裝紗機排成了數排生產線。整個整經車間加起來總共有1.5萬個紗筒軸,原來需要工人一個個手工操作掛上去,一個熟練工人一天需要彎腰掛起約3000次,現在全部是機械臂操作,這是他們自己和一家機器人公司研發改造的。

現在一個機器人一次只能識別和抓起1個紗筒,他們很快進行改新的,一次可以搞定8到10個。 

田柱安說,“現在是機器能操作的,其實成本相對較低,而需要熟練工操作的,成本才是高的。”

來源:紡機網


推薦閱讀:葉紫網

(正文已結束)

免責聲明及提醒: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

加盟廖排骨能不能赚钱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中原河南麻将房卡 股票软件怎么看 有没有网上赚钱的软 二分彩是什么分彩记录 隧道股份股票 浙江温州熟客麻将 捕鸟达人2020 广东好彩1基本走势图 一路发2肖4码默认论坛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六肖王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1000炮街机捕鱼下载 科乐哈尔滨麻将 英超视频